留學生活|在Glasgow的11月日常

11月的第一個星期五出門買菜剛好遇到COP26遊行的第一天。

隨著10月的結束,英國的夏令時間(BST)也結束了,白天的時間也跟著明顯變短了許多,過著每天大概16:30左右就會天黑的日子。不過,11月的開始同時是聯合國氣候變遷大會(COP26)在這裡開始進行的的時候,所以也就這樣熱鬧地迎接了11月。

常常幫BBC生態紀錄片做旁白的大衛艾登堡爺爺(David Attenborough)在大會開始頭一兩天的演講,呼籲各國領袖跟大家正視環境議題。

11月的第一天剛好也是所上共同必修結束後的第一個平日,而接下來的兩週除了有兩堂系上的必修外,其它時間就是自行安排去完成共同必修的最後一個大型作業。不過在開始寫這份報告之前,看到天氣預報出現了久違的晴天,就還是忍不住出去找了一天動物,而這天我也很幸運看到了一些自己一直很想看到的本土物種。

英國把母的紅鹿(Red Deer)稱作Hind,而有長角的公鹿則是Stag。
終於親眼看到野生又有鹿角的公紅鹿。P.S.秋天剛好是公鹿的發情期,所以如果發現他們要記得保持安全距離喔。
在同一片草地上發現的環頸雉(Common Pheasant)。

除了看到了一直很想看的長角的公紅鹿外,這天還很幸運在回程的路上發現了一隻換好過冬的毛的漂亮狐狸。雖然有聽說他們已經蠻適應在城市裡的生活,但沒有想到他們看到人還真的那麼冷靜。

英國最具代表性的野生動物之一:狐狸(Red Fox)。

11月的第一個星期六是COP26的Global Day of Action,主題是「自然生態」(Nature),於是沒特別參加過什麼遊行的我就約了系上的美國朋友Juliana,一起去參加了這場歷史性(?)的遊行。

遊行前一天吃了室友Babi烤的蛋糕。
現場有不少為生態保育遊行的人。

這星期明明天氣一直都很好,偏偏星期六一整天都在颳大風又下雨,但就算如此,遊行的人潮還是不輸前一天的遊行(事後看BBC新聞說Glasgow現場最多有到100000人,也是在這天世界各地最大的遊行)。

當初決定會參加這次遊行,除了自己不曾有參加過這麼大型遊行的經驗外,更有部分原因是因為難得遊行的主題是我自己有在關心的議題。不過,在參加完這次COP26GDA的遊行後,總覺得雖然大家總在罵說世界領袖在疫情期間還特別舉辦實體的COP26根本就是在政治作秀,沒有在真心關切環境問題(畢竟如果真的想要好好處理環境問題,感覺應該要由這個領域的專家來討論決策吧),但說實話我不覺得在遊行中的人有比他們好到哪裡去。

在遊行的過程中,看到了不少呼喊社會跟共產主義的人們,也有看到一大群人高喊說要聲張難民正義(我知道有部分人是因為氣候變遷才成為難民的,但他們當場喊的口號跟立牌卻是在強調人權的部分),雖然說這些議題也一樣很重要,需要大家的重視跟關切,只是這次的遊行主題不應該是為了氣候環境跟自然生態嗎?總覺得群眾很批判政府,但卻也不看看自己在做什麼模糊焦點的事。遊行結束後,人群走過的街道也滿是被丟棄的立牌跟垃圾,晚上更是在宿舍一直聽到煙火釋放的聲音。在檢討世界領袖搭私人專機飛來Glasgow所製造的碳排放量的同時,身為一般民眾的我們真的有做得比較好嗎?

在遊行中獲得的立牌。

我相信還是有不少參加遊行的人是因為真的在乎生態環境才參與的,也相信有越來越多人是有在正視、試圖了解氣候變遷這個議題的,所以希望有天這些議題能真正走出政治陰影,讓改善的成分大於政治操作的手段。

這週大部分的時間都在趕一門必修課的期末報告,而寫的這麼趕就是為了要提早完成才能放心踏上倫敦行。

這次是室友Meg烤的蛋糕。室友們好像不想寫作業時就會去烤蛋糕(?)。

於是,在這週週末,Shennice、Juliana跟我就開始了我們三天兩夜的倫敦之旅。或許是因為彼此都還沒有到真的很熟,在大家互相客氣(?)的情況下,加上我自己其實已經去過了兩三次倫敦,該看的大地標也都已經看過了,所以這次也沒有特別認真安排什麼行程。

在倫敦的三天兩夜裡去到的大景點有:倫敦動物園(ZSL London Zoo)、Gordon Ramsay Street Burger餐廳,與倫敦自然歷史博物館(Natural History Museum)。

第一天晚上路過的牛津街(Oxford Circus)已經佈滿聖誕節的裝飾。
Hamleys玩具店裡的英國女王樂高像。

這次到倫敦動物園(ZSL London Zoo)對我來說其實已經是二訪了,展區跟之前相比並沒有什麼太大的不同,但這次有注意到兩爬展區的動物欄舍似乎有點不太適合裡面居住的動物,導致少部分動物們似乎有點緊迫。不過相信對於喜歡動物又第一次來訪的人,應該還是會很喜歡這裡。

第一次來訪的時候,我自己最喜歡的是老虎展區(Tiger Territory)跟猩猩的展區(Gorilla Kingdom)。當時覺得這兩個展區的設計特別用心,給動物們的空間更是大到不行,更在介紹園裡的動物之外,仔細說明在野外對於這些物種的保育工作跟其重要性,所以很喜歡。

老虎展區(Tiger Territory)有趣的警告標語。

這次來覺得依舊吸引我的則是雨林區(Rainforest Life)。雨林區裡有開放展示一些生活在雨林裡的小猴子,建築物的空間就是一些樹跟藤蔓,動物們基本上就是自由在這裡活動,有時也會跑到遊客步道上跟人們見面。

我自己這次最喜歡的是加拉巴哥象龜(Galapagos Tortoise)們的新家,還有兩爬展區新增的一些互動設計。動物園特別給了他們一棟建築物,裡面也完全都是以象龜們為主角的佈置,更有介紹這些象龜們的個性,還有域外的保育狀況。後者則是有熱像儀與UV燈的展示,讓遊客可以更認識一些動物看到不一樣的世界。

動物園的保育員與象龜的暖心互動。
離開象龜館前的可愛標語。

這天晚餐去吃了Gordon Ramsay Street Burger,算是高登主廚旗下相對平價的餐廳了(同價位的餐廳應該還有Gordon Ramsay Street Pizza),但每份漢堡還是要£15,會附薯條及飲料,最後還要加上15%的服務費,實在還是不能當平時一般聚餐的選項。

這家餐廳還蠻多分店的,我們這次去的是在柯芬園(Covent Garden)附近巷子裡的店。

我自己很喜歡我點的O.G.R. Burger,雖然外觀真的就是很一般的牛肉堡,但它真的很好吃。重點的醬味道上跟Shake Skack的Shack Burger有點類似,但加上牛肉本身的味道,完全可以打敗我心中第一名的Shake Shack漢堡。薯條除了一般灑鹽外還有額外作調味,我也很愛。除了價位有點不是那麼親民,加上我其實原本要點一個有培根的牛肉堡,在19:00這種晚餐時段,店員卻表示沒有培根了?!(甚至連我點的漢堡的起司都是純素起司嗚嗚),有點神奇,不過主角食物方面我真的沒得挑惕,還蠻推薦你/妳有機會的話可以來倫敦試試。

我點的O.G.R Burger餐。(菜單點這裡/See menu)

在倫敦的最後一個大景點是倫敦自然歷史博物館(Natural History Museum),也是我們這次拜訪倫敦的重點行程,因為我們報名參加了一個博物館幕後導覽(Behind-the-Scenes Tour: Spirit Collection)。

博物館的外觀。

平常在博物館大廳迎接大家的應該是梁龍(Diplodocus)骨骼Dippy,但Dippy目前在英國巡迴展覽,好像要到明年才會回到博物館。目前出來代替Dippy的是名叫Hope的藍鯨骨骼,說是博物館期許不再有物種走向滅絕,並希望她能帶給藍鯨這個物種存續的希望,所以才取名叫做Hope。

暫時代替梁龍Dippy迎接遊客的藍鯨Hope。
第一次拜訪時拍的達爾文(Charles Darwin)像。達爾文的思想在博物館建造的年代並不是主流,這座博物館更不是他建造的,但館方想對外表達說「我們是相信科學」的博物館,所以決定把達爾文像放在整座博物館最明顯的地方。

如果有機會來拜訪博物館,注意看門柱及牆上的雕飾,可以發現一些像是猴子、鳥、魚等等小動物的雕像。博物館最初建造時的規劃是左半邊展示現存的生物,右半邊則是展示已滅絕的生物。雖然現在經過重新規劃過後,展區也跟當時的規劃很不一樣,但大廳兩側的展示品仍然有向以前的規劃致敬(像是左半邊有長頸鹿與馬林魚,而右邊則有恐龍骨骼),建築物上的小動物雕飾也有呼應舊時展區的設計喔。

鎮館收藏之一:始祖鳥(Archaeopteryx)化石。
鎮館收藏之二:第一版達爾文的物種源始(On the Origin of Species)。

Shennice、Juliana跟我都非常喜歡我們參加的期間限定博物館幕後導覽(Behind-the-Scenes Tour: Spirit Collection)。這場為時45分鐘左右的導覽,帶了我們走到博物館Darwin Centre的幕後,認識一些博物館沒機會展出的館藏。

導覽最重點的標本典藏地下室。標本正常都需要保存在恆濕恆溫又沒有自然光的地方,所以才常看到標本擺在陰暗的地下室。
處理標本使用化學藥劑會用到的抽風設備。
倫敦動物園(ZSL London Zoo)在多年前捐贈的科摩多巨蜥(Komodo Dragon)與中國大鯢(Chinese Giant Salamander)標本。前者好像叫Zumba,後者叫Professor Wu,有點可愛。
一些蛇類標本。
可以看到一些鯊魚頭標本。

導覽大部分的內容對我個人來說並沒有到特別驚喜,因為除了學到大王魷魚的腦是中空的甜甜圈形狀外,其它大多很多都是自己在導覽前就聽過的一些生物小知識,加上魚標本我也不是完全沒接觸過,不過真的讓我蠻懷念以前在海生館標本室實習的時光。

頭足目與後面一些軟骨魚標本。

導覽裡看到最驚奇的標本之一應該就是腔棘魚(Coelacanthus)本魚,畢竟從來沒想過可以親眼看到真的腔棘魚,甚至一看就看到兩隻。

最右邊的直立玻璃罐裡是腔棘魚(Coelacanthus)一號(比較小的二號在隔壁)。
導覽員姊姊手上盒子裡是腔棘魚的鱗片。

導覽的另一個主角就是長8公尺多大王魷魚(Giant Squid)的展示。那是一隻名叫Archie的母大王魷魚,會取叫做Archie則是因為大王魷魚的屬名是Architeuthis。大王魷魚有動物界裡第二大的眼睛(擁有動物界裡最大的眼睛則是南極大王魷(Colossal Squid),但兩種由於生活在不同海域所以不會碰面),而通常動物的眼睛越大越是高級的獵食者。目前對於大王魷魚的整體了解不多,常常只能透過一些鯨魚未消化完的魷魚殘骸或誤捕擱淺的屍體來做研究。

一隻南極大王魷(上)與大王魷魚Archie(下)的觸手。

幕後導覽最大的亮點莫過於在尾聲看到一些達爾文本人搭小獵犬號旅行(The Voyage of the Beagle)時所親自採集製作的標本,這些標本也是博物館一些最珍貴的收藏。

架上的每一瓶標本都有C. Darwin的簽名字樣。

雖然這也是我倫敦自然歷史博物館的二訪,但個人覺得博物館本身還是讓我很驚艷。小缺點是在Blue Zone的Mammals (Blue Whale)的二樓鯨豚展區的一些數量統計數據還停留在1966年,感覺需要更新一下,跟一些互動道具有點小故障外,其它部分都很優質,不但新增了很多互動式的解說,還在多處額外註明說他們知道很多展品是因為早期受殖民主義(Colonialism)與種族主義(Racism)才有的,因此不完全屬於他們,會在博物館裡都是為了學術用途。

二訪才第一次來到Green Zone的Birds鳥類展區。

總之,蠻推薦來倫敦玩的你/妳把倫敦自然歷史博物館列入行程之一,希望大家能跟我一樣喜歡這座有趣的博物館。

離開博物館前還是再去看了一次機械恐龍。

Glasgow正式在11月的尾聲進入了冬天,除了整個城市越來越有聖誕節的氣氛外,時不時開始會看到有人在外面地上灑鹽,防止路面結冰。

這星期也是我們系上安排這學期的校外教學的日子,因此去參訪了一座商業化管理的乳牛農場(Dairy Farm)。

一般我們買的牛奶幾乎都是來自這些黑白花色的荷蘭乳牛(Holstein Dairy Cattle)。

這天的參訪是由一位學校跟這座農場合作的獸醫師來跟我們現場解說,雖然經濟動物福利一直不是我個人最有興趣、很了解的部分,但參訪後真的會覺得我們該好好感謝跟善待這些動物。

在參訪過程中,最讓我有心得的大概就是小牛管理的部分。不知道大家知不知道,為了要乳牛產牛奶,這些乳牛必須一直懷孕生小牛,至於頻率多高基本上是取決於每座農場自己的管理。雖然在英國這裡有對農場購買的精子作控制,可以成功讓大概90%以上出生的小牛是母牛,但還是會有出現小公牛的機率,而通常在商業化經營的農場裡小公牛一出生面對的就是被安樂死,然後可能被賣作便宜的肉牛。

當天早上在農場出生的小牛們。

至於小母牛們,雖然每座農場管理方式不同,但很多小牛在一出生後就會跟媽媽分開,說是在讓她們互相認識熟悉前分開對她們的心理傷害比較小。之後,這些小牛們就會幾隻幾隻一起被放入欄舍飼養,然後隨著年齡增加會跟隔壁鄰居一起被換到更大的欄舍,所以她們會有機會一直跟她們的朋友們在一起。

我覺得這次系上提供的參訪機會讓我學到很多我相對不熟悉的經濟動物的相關知識,更讓我們認識到這些動物在商業化管理下會面臨到的動物福利問題。雖然在農場看到的這些現實狀況不會讓我下定決心成為一個素食者,但以後真的會更加留心注意身邊動物相關食品有沒有可信任的福利認證標章,並且去選擇這些動物友善的農產品。

最後,11月底剛好是灰海豹(Grey Seal)繁殖的高峰期,所以臨時決定在星期三的校外教學回來後直接出發去蘇格蘭的東海岸兩天一夜的找海豹之旅。

住宿剛好在一個壓在英格蘭跟蘇格蘭界線上的小鎮,叫作Berwick-Upon-Tweed。
從住宿拍出窗外的車站。
蘇格蘭東海岸的保護區。

最後用一張海豹母子照結束11月在英國趴趴走的充實生活!

如果有幸在海邊看到海豹母子們,要注意保持距離跟說話音量,不然海豹媽媽受到驚嚇是會拋棄小海豹的。

Foreign language graduate🇹🇼/UofGlasgow MSc Animal Welfare Science, Ethics & Law🏴󠁧󠁢󠁳󠁣󠁴󠁿🇬🇧/About my life in Scotland, wildlife and travels